《中国书画报》刊登马小杰国展随笔:书法家的视野

信息发布时间:2016-08-02 02:43:00


  “书法家的视野”一文刊登于《中国书画报》2015年11月28日,第91期,第6版。忱谢报社编辑厚爱!

 原文如下

 2015年8月14日,十一届国展论坛第六场在国图举行。中国书协理事、中国书协篆刻委员会副主任、西泠印社副社长李刚田先生担任学术主持,他在总结发言中谈到:“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提出,艺术要感动人心。艺术如何去感动人心,这是历史提交到我们面前的任务。书法不仅仅是玩笔墨,更多是文化性、历史性和民族性的深层次思考。书法家只有具备广阔视野,才有可能拥有更好的发展空间。让我们携手迈进,共同努力,才能推进当代的书法事业发展得更健康、路走得更稳健。”



国图论坛现场


论坛主持李刚田先生

 

书法家的视野


  人之眼力和视角形成视野,我们常用“鼠目寸光,井底之蛙”来形容只顾眼前之目光鄙陋者。将“极目所致,一望无际” 来描述视野辽阔,褒扬站得高看得远之高瞻远瞩者。论述书法家的视野,即是评说书家应该站在怎样的角度与高度上观察和认识书法艺术。

  首先,书家应该具备视野。譬如人生,人人理当具有奋斗目标和追求梦想一样,任何成功事业与宏伟理想在变成现实之初,皆只是一个梦想而已!无论电话电视还是飞机飞船;无论张瑞敏打造海尔品牌,还是俞敏洪让新东方上市;无论是共产党诞生还是新中国成立,凡此种种,不胜枚举。事实论证了插上梦想的翅膀,才有可能产生航天“神州和天宫”之成就而自由翱翔于九天之上。书家从临池学书之日始,已经踏上了书法艺术探索之路的漫漫征程,此刻书家虽然对书法艺术“不识庐山真面目”,尚无眼力亦无法谈视野,但梦想已经启程,已经打开了学习和探索书法艺术奥妙的视点,难能可贵。一粒种子已经播种,我们期待它能破土发芽,茁壮成长,直到开花结果。

  其次,书家应该擦亮眼睛,培养正确之学书视野。“细玩而熟视之,既复背帖而索之,学而思,思而学,心中若有成局,然后举笔而追之”(宋曹《书法约言》),青睐和崇拜历代经典碑帖,成为心摹手追之良师和探索书艺之津渡,朝夕研习,临池不辍,笔端的线条逐渐透射出书家心路轨迹和生命图像,读帖临摹并孜孜以求,渐悟书法笔墨精髓,此乃书家正确之学书视角也。值得强调的是,临摹所选之帖,是传统意义上之经典法书,而非盲目选择时下跟风之鄙俗之作。偏偏有些书法爱好者视野狭隘,动笔之始,心情浮躁,不吃临帖之苦,下笔甚快,期望象某些音坛“超女”和时装“嫩模”,仅凭先天嗓子和爸妈赐予之美好脸蛋而一夜成名。然而,书法艺术与之甚异,它基本遵循和保持一步一个脚印,缓慢推进,学龄缓长之特征,其道途漫漫堪称同类艺术之最。临帖酷似打太极拳,节奏舒缓,动作缓慢而蕴含力量无穷!书家只有在宁静而专注的状态下,才能看清古人用笔技巧和字型结体妙道,最终将其消化和融会贯通。同时,书法亦是一门在孤独中能寻求享受之艺术,尤需平心静气,南怀瑾先生云:人生最高享受是寂寞,书家耐得住寂寞其实也是一种功夫,尤其在当今物欲横流、金钱消费和大数据爆炸时代。

  再者,书家应该登高而望,尽可能拓宽视野。书法家在探索书艺之道途上,潜心钻研古人法书且善悟多思、融会贯通,既得传统笔墨精髓且着力于自家“胸中之所独得”,思逸神超,入乎其里又出乎其外,历经不畏艰辛之努力,不事张扬之跋涉,潜心笃志之求索,乃不言之举,固然重要,此仅仅得书法“字内之功”,但不能就此停止步履。此刻,登高而望,尽可能拓宽视野,“字内之功”与“字外之功”并举兼修意义重大,翰墨千秋,书艺垂范,不断拓展书法史论、文字学、美学等“字外之功”新领域,书法家之成功指日可待了。拓宽书家视角之道理简单易懂,然而,社会上“写字匠”和平庸的书家为何却比比皆是?盗窃故宫珍宝的犯罪分子,明知自己行为属于犯罪,但还是去盗窃,有些书家就是这样,明知故犯。在风景名胜地,总可以看到表演书法与出售书作者,尚抛开他们是否在笔墨上刻苦用功不论,就他们的书作而言,只瞧一眼,瞬间都能感觉到作品缺少点文气。在现实生活中,字画市场,古玩城,文物商店,类似的劣质书法作品数量极其庞大,对普及和弘扬书法艺术明显不利,潜移默化,对广大民群众也会造成不良的影响,实在让人堪忧。可以断言,欠缺“字外之功”的书作就没有率直灵动韵味、凝重朴厚风采和古拙苍劲精神。相反,具有广阔视野之优秀、经典书法作品表露于字里行间是浓厚的妙造自然、状物抒情气息,显然这种感人至深的精爽,和表露于作品中的淳厚文气单靠“池水尽墨”是无法解决的。

  书家视野有多宽,书法发展空间就有多大。最后,总结现实中的书家视野,概括为如下几类:

  1.小我的、世俗的视角,会封闭书家发展空间。故乡有位书家,20多年前就已成名,如今,逢新春佳节来临,或乡亲婚丧嫁娶,街坊邻居、亲朋好友索要春联或者要书写喜字讣告之类,给点小费他都有求必应,他的书法如同其迷茫的眼神和日渐消瘦的背影,透露出一种岁月的沧桑和悲凉。

  2.公益活动书家的视角,发展空间会趋于大众化。基层协会和民间社团的群众书家,或秉公行事,或热衷公益,积极参与文化下乡到基层的社会活动,喜欢书艺,乐于奉献,向市民奉献和分享书法作品带来的乐趣,长期为之,趋于大众化的审美会泯灭书家的创造能力。

  3.名利场书家的视野,迎合市场有失自我。书法队伍日益壮大必然会带来书法事业的繁荣昌盛,各级官办书法社会团体和组织应运而生,伴随书法从书斋走向展厅,书作从单纯的艺术欣赏交流到进入市场流通,书家之间的名利争夺就日趋激烈,内部论资排辈,按“官位”编排“大家”,外部招摇过市,互相吹捧,导致名家大师满天飞。熟知,当代即使没有大师,如隋朝没有出现书法名家,历史和后代也不会怪罪和指责。但是,如果为了名利制造出“伪大师”,会贻误后代,被历史唾骂。书法作为具有几千年历史的神圣艺术,发展变迁具有其自身的演进规律,任何落后腐朽的陈规旧制,沉疴宿疾都会象大浪淘沙一样被清洗干净。因此,书家要努力消除盲点误区,迎合市场一定会有失自我,投机取巧之病必然带来任笔为体之弊,为名利只能降低和毁坏书家对艺术的执着。任何一个想利用书法发大财、当大官之人,其实都不应该选择学习书法!

  4.书法精英的视角,技法精益求精,个性突出。书法精英的产生,譬如唐代武则天进士科取士,广大书家可以自由投稿参加各种大赛和展览。如果能在全国顶尖级赛事上,从数万件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毫不夸张讲,作者需要经过烈火硝烟般的洗礼过程,方能杀出一条血路,站在最高领奖台上。为此,书家利用凝重古朴、奇恣横生的结体,参差豪纵、率意有趣的章法,外柔内刚的线条,劲健如铁的用笔来展示自己的书法功力,同时,尚需深思熟虑,别出心裁,以最夺人眼球的书法样式,良好的纸张配色拼接让作品更加醒目,以突出风格个性。精英书法家视角会锁定特定时期,非常关注和迎合评委审美共识,一旦幸运获奖,就可能被锻造成新锐而逐步进入书法高层领域,甚至逐步发展成地方或者全国名家。书法艺术展览、大赛的竞争模式,不能一味贬低和一棍子打死,利弊得失在所难免。在当今书坛,无数有志之士都在进行哲学思辨和理论探索,大赛打造出来的书法精英队伍,是否代表中国书法艺术最有生命力的力量,高峰论坛尚无定论,对此本人亦一笑而过。

  5.薪火相传,传艺授业视角。书法艺术名垂千古,晋唐以来,崇尚古法,且师传有序。作为一名书家,有责任和义务将自己学书经历和成功的经验与人分享,或传艺子孙,或引弟子进门,或面向大众授艺。一方面,传艺授业,可教学相长,学生和弟子的新问题会引发书家新的思考,弥补视野中的盲区,让书家进行调整修正,日臻完美。另一方面,书家长期与学生弟子相处,书写能力和思维停留弟子程度,长此以往,不但消耗时间精力,同时会禁锢书家视野,泯灭深层次审美追求,削弱创造潜力。 

  6.学者书家的视角,疏于应酬,作品充满文气。学者书家绝大多数首先是书法精英,曾经在书法技法领域的奋力拼杀,最终为其赢得了一定的社会认可,然后充分总结,重新规划,遨游书海,著书立说,疏于应酬,对中国书法进行全面而细致的梳理和思辩,以深厚的学养和不懈的思考进入到书法博大广阔的空间之中。这类书家往往学识广博而豁达厚道,看似灰衫粗履,素朴其表,实则独具慧心,秀雅其里;其文言之有物,耐人寻味,意蕴悠远;观其书作或朴茂生拙、静穆高古,或落拓不羁、从容衍裕,或不与法缚,气象超然之盛大气象,产生一种从容脱俗、沁人心脾的艺术感染力。观弘一大师书作“宁静致远”“明心见性”,仿佛其人宛在,大师将整个身心融入笔墨之中,幻化进佛学深邃空灵的奥妙之中了。

  7.历史、民族的视角,与时俱进,开拓进取。传承中华文化,以弘扬民族传统为己任,书家将自己摆在历史的位置上,敢于肩负时代重任,承担复兴伟大中华梦的宏伟抱负,以历史和民族的视角,打破区域限制,立足现实,展望未来。对书法从不一味泥古或泥今,而是与时俱进,把中华传统文化精神朝向未来健康方向发展,进行深入地思考和引领,将书法艺术融入到华夏民族博大文化视野、价值和精神追求之中。中国书法艺术是中华民族独立于世界艺术之林的国粹艺术,大力弘扬,不是一代人的事业,对于肩负历史使命感有高瞻远瞩的书法杰出人才,他们的事业和精神追求已经升华,其工作应该受到爱护、关心,这种光辉的视野不能受歧视或不予重用,不能因噎废食、剖腹藏珠,否者中国文化事业必将遭损害。同时也要坚定立场,防止伪书法家、和伪书法评论家和伪书法活动家混入这个队伍,造成书法健康发展之路曲折而不前。

  8.开放的视角,走向世界。中国华夏民族文化传播要坚持科学真理以及至善的追求,要创造适合全人类的文化精神并达成共识,才有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现阶段中国书法艺术随着开放政策的深化,和孔子学院在世界各地象雨后春笋般建立而播种发芽,这是一个非常广阔的开放视角,尽管现在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书法家去做,毕竟复兴中华文化的伟大事业不能操之过急,也不能妄自菲薄,任重而道远。现阶段,书法艺术走出国门的传播渠道和宣传方式还远远不够,语言不通和汉字阅读困难是主要障碍。我们只有在充分理解尊重他国文化语境、艺术发展规则,从理解、尊重中寻找共识,实现共赢,以文化共同衔接点出发,在互融中实现接受和被接受。在全球要打造具有引领号召力的中国书法文化品牌,也许,只有伴随中华民族不断壮大和地位不断提高,博大精深的书法艺术才最终被世界人民广泛认同,挖掘书法艺术的文化价值,打造中国书法的世界名家我们尚需努力,并热切期待。

  总之,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我们的生活变得多姿多彩。作为中国先进文化代表之一的书法艺术必将迎来蓬勃发展的大好契机,伟大的人因为不断追求梦想而无愧时代,书家因视野高瞻远瞩而成就卓著。梦想和信念的力量无穷,坚定不移的人生理想,鞭策书家不断扩大视野,逐渐完善自我,也推动中国书法艺术事业不断地追求卓越,走向繁荣昌盛;作为一名有抱负有追求的书家,应该义无反顾,打破区域局限,昂首阔步,走出家乡,走出本区本县,放眼全国,甚至走向世界,肩负振兴中华传统文化的历史责任,携手共同书写中国书法艺术的华彩篇章。

笔者在中国美术馆留影

国展学术论坛青年学者合影


西南政法大学【书竹精舍】 版权所有©2015年 渝ICP备05001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