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小杰国展论坛随想之一:书法家得长寿

信息发布时间:2016-08-02 02:43:00


  2015年8月12日——8月14日,“全国第十一届书法篆刻作品展览”举办国展学术论坛,学者、专家云集,解析、研究和把脉当代书法发展问题,开展学术讨论与批评,本人有幸作为获奖作者之一,被中书协以青年学者身份邀请参加该论坛,两天半的聆听与参与,收获良多,感悟尤甚,归来猝成诸篇随笔小文,现分期以飨同道,漏失之处,请不吝赐教!    



书法家得长寿


  北京初秋,被“秋老虎”闷热所笼罩。8月12日,“全国第十一届书法篆刻作品展览”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分展区,开展了“殷契吉金:金文、甲骨文与当代书法创作”主题论坛,该论坛学术主持人是当代中国书坛上耳熟能详的著名书法家丛文俊先生。提起文俊先生,诸位少有陌生者,一则缘于先生在书法实践与研究,尤其在先秦古文领域的筚路蓝缕之功,二则是他在高等书法教育领域的拓展与开启。

国博论坛现场

丛文俊先生主持论坛

  丛先生在论坛总结发言上说了一句话,让我记忆犹新:“作为一名书法家,首先必须得象我一样长寿……。”一语既出,引起满堂笑声。从表面听来,这是一句戏谑的话,长寿!丛先生今年多大了?49年生,66岁,年纪并不算大啊!认真思忖却意味深长。的确,在我们身边的书法家,不乏一英年早逝者,其中不乏书法名师大家。

  在百度里输入“英年早逝书法家”词条进行搜索,无需赘言,大有人在,认真统计,数字触目惊心。多少书法家在艺术探索之道途中,步履艰难,超负荷劳顿,透支了自己的健康,甚至奉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首先,让我想到的是,原中国书法家协会原理事,贵州书协副主席兼秘书长,著名书法家、诗人杨霜先生,今年7月19日凌晨,突发脑溢血,逝于宁夏逆旅之中,终年69岁。再者,2008年5月18日,重庆市书法家协会主席周永健先生,因病于5月11日凌晨不幸逝世,终年56岁。还有,1993年6月20日凌晨,62岁的徐无闻先生因病逝世于重庆,令无数人唏嘘感慨,想当年,作为全国知名学者的徐先生正值治学成果丰收之时,也是作为书法进入人书俱老、炉火纯青之时,然而天妒英才,一代大家就在他将创造新的艺术高峰之际,溘然离去。

  在纪念这些逝者的同时,一句话牢记在心“健康不是一切,但是没有健康就没有一切”!
       
  实践证明,书法作为一门艺术,对于人之健康长寿大有裨益。练书法必须思想高度集中,心平气和,排除杂念,在忘我之境界里抒情翰墨。正所谓养心莫如静心,静心莫如学书。同时,书写时,对眼前或身边发生之之事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从而进入既轻松又安适的状态,抛弃了妄念和烦恼,性情得到陶冶,精神获得享受。现代医学研究也表明,练不同书体能让人专心致志、调息凝神,是调节人体机能的好方法,楷书可去烦恼,隶书可使人恬静,行书可使人激昂,篆书可使人舒畅。古代医学不发达,“人活七十古来稀”。而书法家高寿者大有人在,很多人活到了八九十岁,甚至更高。长寿永年书家,自唐以来可圈可点:欧阳询85岁,虞世南81岁,柳公权87岁,五代杨凝式81岁,明代文征明90岁,清代朱耷82岁,翁同和85岁,包世臣80岁,刘墉86岁,吴昌硕84岁,近现代齐白石95岁,于右任87岁,刘海粟99岁,沙孟海94岁,赵朴初93岁,启功 93岁等等。可见习书象练气功,作为一种怡情养性的运动及养生方式,以意导气,意守丹田,长期坚持,有益身心,健康愉快,延年益寿。
 
  因此,现在回过头来重温丛文俊先生的那句话,才明白其深刻含义,书法艺术本身是具备延年益寿之养生之功,而有些书家却并没有得益于此。2013年5月在河南偃师,我第一次邂逅刘颜涛先生。初见先生,颇为惊异:先生65年生人,居然一头白发!不言自明,颜涛先生为了刻苦钻研书法艺术,已经到了形销骨立的境地,身体状况让人堪忧!因此与诸君共勉:每位书法家应该加强和具备健康意识,书家只有做到维护好身体安康,健康长寿,才能确保以旺盛的精力,愉悦心态,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书法艺术探索中去,从而取得丰硕的成果。

笔者在中国美术馆展出的国展获奖作品前留影

国展学术论坛青年学者合影


西南政法大学【书竹精舍】 版权所有©2015年 渝ICP备05001036号